华商原创
 

多管齐下提高国企集团内部重组效率——对《关于企业国有资产交易流转有关事项的通知》的解读
发布时间:2022-06-09  来源:华商律师  返回

2022516日,国务院国资委发布《关于企业国有资产交易流转有关事项的通知》(国资发产权规【202239号;通知),主要目的是提高国企集团内部的重组效率,也有查缺补漏,是对2016年的《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国务院国资委、财政部令第32号;“32号文)在交易审批、定价、交易方式、信息披露等四个方面的补充和优化。因此,需要结合“32号文阅读理解和执行。建议关注以下七个方面:

32号文8条规定:国家出资企业应当制定其子企业产权转让管理制度,确定审批管理权限。其中,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企业的产权转让,须由国家出资企业报同级国资监管机构批准。

 

32号文35条规定:国家出资企业决定其子企业的增资行为。其中,对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子企业的增资行为,须由国家出资企业报同级国资监管机构批准。

 

“通知”第二条规定: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子企业,不得因产权转让、企业增资失去国有资本控股地位。国家出资企业内部重组整合中涉及该类企业时,以下情形可由国家出资企业审核批准:(一)企业产权在国家出资企业及其控股子企业之间转让的。(二)国家出资企业直接或指定其控股子企业参与增资的。(三)企业原股东同比例增资的。其他情形由国家出资企业报同级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

 

对比后可以发现,最大的新意是设立了一个禁区: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主要承担重大专项任务的子企业,不得因产权转让、企业增资失去国有资本控股地位。以此为前提放权,在保持控股的前提下,对于内部重组,减少了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的三个事项,提高了国家出资企业内部重组整合的效率。 

 

 

32号文32条规定:采取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转让企业产权,转让价格不得低于经核准或备案的评估结果。以下情形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企业章程履行决策程序后,转让价格可以资产评估报告或最近一期审计报告确认的净资产值为基础确定,且不得低于经评估或审计的净资产值:(一)同一国家出资企业内部实施重组整合,转让方和受让方为该国家出资企业及其直接或间接全资拥有的子企业;(二)同一国有控股企业或国有实际控制企业内部实施重组整合,转让方和受让方为该国有控股企业或国有实际控制企业及其直接、间接全资拥有的子企业。

 

“通知”第四条规定:采取非公开协议方式转让企业产权,转让方、受让方均为国有独资或全资企业的,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企业章程履行决策程序后,转让价格可以资产评估报告或最近一期审计报告确认的净资产值为基础确定。

 

 对比后可以发现略有变化,在于:转让和受让方都是不含非国资权益的企业时,不受以前的约束(即“且不得低于经评估或审计的净资产值”)。 

    

 

“通知”第五条规定:国有控股、实际控制企业内部实施重组整合,经国家出资企业批准,该国有控股、实际控制企业与其直接、间接全资拥有的子企业之间,或其直接、间接全资拥有的子企业之间,可比照国有产权无偿划转管理相关规定划转所持企业产权。

 

32号文39条规定:企业增资通过产权交易机构网站对外披露信息公开征集投资方,时间不得少于40个工作日。

 

“通知”第六条规定:企业增资可采取信息预披露和正式披露相结合的方式,通过产权交易机构网站分阶段对外披露增资信息,合计披露时间不少于40个工作日,其中正式披露时间不少于20个工作日。信息预披露应当包括但不限于企业基本情况、产权结构、近3年审计报告中的主要财务指标、拟募集资金金额等内容。

 

“通知”第七条规定:产权转让可在产权直接持有单位、企业增资可在标的企业履行内部决策程序后进行信息披露,涉及需要履行最终批准程序的,应当进行相应提示。

 

 

对比后可以发现,“通知”显然也是为了提高交易效率,这样企业清楚如何可以增加一个预披露信息环节但又不拉长整个交易期间。同时,通知也补缺,明确了预披露的信息披露最低限度。

 32号文18条规定:信息披露期满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的,可以延期或在降低转让底价、变更受让条件后重新进行信息披露。降低转让底价或变更受让条件后重新披露信息的,披露时间不得少于20个工作日。新的转让底价低于评估结果的90%时,应当经转让行为批准单位书面同意。

 

“通知”第八条规定:产权转让、资产转让项目信息披露期满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仅调整转让底价后重新披露信息的,产权转让披露时间不少于10个工作日,资产转让披露时间不少于5个工作日。

 

对比后可以发现,信息披露期满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重新披露信息时仅调整转让底价,可以缩短披露期间。

 32号文第三十一条规定:以下情形的产权转让可以采取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一)涉及主业处于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企业的重组整合,对受让方有特殊要求,企业产权需要在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之间转让的,经国资监管机构批准,可以采取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二)同一国家出资企业及其各级控股企业或实际控制企业之间因实施内部重组整合进行产权转让的,经该国家出资企业审议决策,可以采取非公开协议转让方式。

 

“通知”第一条规定:涉及政府或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主导推动的国有资本布局优化和结构调整,以及专业化重组等重大事项,企业产权在不同的国家出资企业及其控股企业之间转让,且对受让方有特殊要求的,可以采取协议方式进行。

 

 通过这两个条款的比较,明显可以看出:通知整合了“32号文的第31条的(一)(二),提取了公因式。但转让目的、性质、转让和受让方的主体范围都没有变化,并无新意。

 

 “通知”第九条:产权转让、企业增资导致国家出资企业及其子企业失去对标的企业实际控制权的,交易完成后标的企业不得继续使用国家出资企业及其子企业的字号、经营资质和特许经营权等无形资产,不得继续以国家出资企业子企业名义开展经营活动。上述要求应当在信息披露中作为交易条件予以明确,并在交易合同中对工商变更、字号变更等安排作出相应约定。

 

对于央企,这不是新规定。《关于中央企业加强参股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国资发改革规〔2019126号)(九)要求规范字号等无形资产使用。不得将字号、经营资质和特许经营权等提供给参股企业使用。产品注册商标确需授权给参股企业使用的,应严格按授权使用条件和决策审批程序,并采取市场公允价格。

 

对比后可以发现,控股权交易一般都包含有标的企业具有价值的经营资质和特许经营权,但是对交易后是否可以继续使用企业字号会有所忽略,国企变为非国企后仍沿用原来的字号,容易被误认为还是国企。因此,通知该条主要是针对冒充国企的问题,要求卖出国企控股权时必须更名,避免造成误解。其实万科、华润等大型企业集团,不论是不是国企,早就在集团的投资管理制度和产权交易制度中有相应的要求。并不是新鲜事,属于查缺补漏,也不是本次通知的重点内容。

 

    (一)领会国务院国资委的通知精神,进一步调整管理思路,区分国企集团内部重组类和市场交易类。

 

对于集团内部重组类的产权变动,风险可控,在合规前提下,以提高重组效率为主要目标,在交易定价、审批、交易方式等方面应该有足够的灵活性。

 

对于市场交易类的产权变动,必须继续严格遵守有关监管规定,重视各种隐含价值的交易细节。

 

(二)慎重选择无偿划转,国企集团是市场主体,但是无偿划转毕竟不是市场行为,在债权人保护、风险控制、税负等方面可能会产生问题,企业在执行该规定时要慎重考虑,在非公开协议转让和无偿互转两者中作出合理选择。

 

(三)领会通知隐含的信息,重视信息披露特别是预披露,利用通知给予的灵活性,在增加预披露环节的同时不影响效率。

 

(四)通知基本都是优化、放权,并没有实质性改变,因此,暂时不需要修改现行的相关企业内部管理制度。 

 
 

 



返回





荣誉专题
华商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