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商原创
 

操纵证券市场罪实务及辩护要点(一)
发布时间:2022-04-27  来源:华商律师  返回

 

 
一、连续交易操纵
 
连续交易操纵(Manipulation byActual Purchases),是指《刑法》第182条第一款第(一)项所列的操纵市场手段,即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
 
《证券法》[5]第五十五条关于连续交易操纵的表述与《刑法》规定基本一致。[6]
 
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买卖证券或者连续买卖证券+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连续交易操纵[7]
 
 
所谓“单独或者合谋”,是指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人既可以是买方也可以是卖方,甚至既是买方又是卖方,可以是一个人所为也可以是多人联合所为。
 
所谓“资金优势”,是指行为人为买卖证券所集中的资金相对于市场上一般投资者所能集中的资金具有数量上的优势。大部分案件通过操纵行为申报或成交的金额占市场同期的比值或排名来认定“资金优势”。
 
所谓“持股优势”,是指行为人持有证券相对于市场上一般投资者具有数量上的优势。比如,持有或者实际控制证券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实际流通股份总量10%以上。
 
“持股优势”和“资金优势” 往往并行认定,主要考量操纵账户持股数量占上市公司总股本和流通股的比值情况。
 
所谓“信息优势”,是指行为人相对于市场上一般投资者对标的证券及其相关事项的重大信息具有获取或者了解更易、更早、更准确、更完整的优势。
 
朱德洪、上海永邦合谋操纵“宏达新材”案,是利用信息优势操纵市场处罚第一案。[8]上市公司宏达新材实际控制人朱德洪与私募机构上海永邦投资有限公司合谋利用资金、信息优势操纵“宏达新材”股价,其中,朱德洪负责寻找并购重组题材和热点、控制有关信息披露时点,并提供交易资金支持,上海永邦通过连续交易和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
 
所谓“联合买卖”,是指2个以上行为人,约定在某一时段内一起买入或卖出某种证券。
 
理解“联合买卖”注意三点:
 
1.行为人之间形成决议或决定或协议的,应认定行为人具有联合买卖的意图。行为人之间虽没有决议或决定或协议,但行为人之间在资金、股权、身份等方面具有关联关系的,可以认定行为人具有联合买卖的意图。
 
2.联合买卖既包括同向买卖,也包括相向买卖,即约定一方行为人买入而其他行为人一起卖出或相继卖出某种证券。
 
3.联合买卖,包括未成交的买卖申报,不限于实际成交的买入或卖出交易。
 
需要说明的是,依照两高《操纵证券解释》的规定,持有或者实际控制证券的流通股份数量达到该证券的实际流通股份总量10%以上,实施“连续交易”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20%以上的,认定为“情节严重”。前述的“连续十个交易日”,包括“未成交的买卖申报”的交易日,也包括“撤销申报”(俗称撤单)的交易日。
 
未构成“连续交易操纵”的“撤销申报”,也可能会涉嫌“虚假申报”操纵证券市场行为,后面有专题讨论,此处不赘。
 
所谓“连续买卖”,是指行为人在某一时段内连续买卖某种证券。“连续买卖”包括相向买卖和未成交的买卖申报。
 
实践中,在1个交易日内交易某一证券2次以上,或在2个交易日内交易某一证券3次以上的,即构成连续买卖。在行为人联合买卖时,所有联合者的行为视作一人的行为来认定连续买卖。例如,在1个交易日内,二个以上联合者分别实施的二个以上交易行为,实质上是一个主体实施的二次交易,视作连续买卖。
 
在二级市场中,交易者的一次报价可能分多次成交,并不能视作连续买卖。例如,行为人一次报价以100万买入目标股票10元的股票10万股,但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以10元卖出该股票的报价是2笔各5万股,最终这一买入10万股的报价,分二次各5万股成交。这种情况的行为人仅实施了一次买入行为,并不构成连续买卖。
 
 
二、约定交易操纵
 
约定交易操纵(Contra Trade),也称“对敲”,是指《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所列的操纵市场手段,即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
 
《证券法》第五十五条关于约定交易操纵的表述与《刑法》规定基本一致。[9]
 
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与他人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约定交易操纵
 
“对敲”形象地勾描出行为人与他人遥相呼应,步调一致地制造虚假交易(Fictitious Transactions)。“对敲”目的在于“形成虚假交易量,造成买卖活跃的假象,引诱他人买卖”[10],从而可能抬高或者打压某种股票价格,行为人乘机建仓、减仓或者洗盘,以获取暴利或者转嫁风险。
 
在现行集中交易市场电脑竞价撮合成交的交易状态下,串通者所买进与卖出的证券要完全相同,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要串通双方的委托在时间上和价格上具有相似性,数量上具有一致性,“对敲”即可成立。“对敲”也不要求必须以整个市场价格为对象,只要影响了某种股票价格即可。
 
所以,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是指2个以上行为人共同实施的、由一方做出交易委托,而另一方依据事先的约定做出时间相近、价格相近、 数量相近、买卖方向相反的委托,双方相互之间进行的证券交易。其中:
 
(1)约定的时间,指2个以上行为人约定的进行交易的时间。
 
买入申报和卖出申报在时间上相近,就可以构成约定交易的时间要件的充分条件。
 
(2)约定的价格,指2个以上行为人约定的进行交易的申报价格。
 
买入申报和卖出申报在价格上相近,就可以构成约定交易的价格要件的充分条件。
 
(3)约定的方式,指2个以上行为人约定的进行交易的申报数量和买卖申报方向。
 
买入申报和卖出申报在数量上相近,就可以构成约定交易的申报数量要件和买卖申报方向要件的充分条件。
 
根据两高《操纵证券解释》,实施“约定交易”、“自卖自卖”操纵证券市场行为,连续十个交易日的累计成交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成交量20%以上的,应予立案追诉。
 
也就是说,构成“约定交易”、“自卖自卖”要求证券交易完成,不能仅有买入或卖出的委托行为。“自卖自卖”情形容易理解,因为从其行为外观看,如交易未完成,则无从认定该交易行为系“自卖自卖”。
 
在“约定交易”情形,有些交易虽未完成,但实际已经造成交易活跃假象,事实影响了交易价格和交易量,如不认定为操纵行为较难理解。在实践中,“对敲”往往是以建仓或者出货为目的,有时在建仓前的试盘和拉升前的洗盘也采用对敲手法,所以即使交易未完成的“对敲”,其整体操纵行为也会被刑法评价。
 
 
三、自买自卖操纵
 
自买自卖操纵,也称洗售操纵(WashSale)、对倒操纵,是指《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第一款第(三)项所列的操纵市场的手段,即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帐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对倒较之洗售,可能更容易让人联想到操纵行为人通过左手倒右手,进行不改变所有权的证券交易。
 
《证券法》第五十五条关于自买自卖交易操纵的表述与《刑法》规定基本一致。[11]二者只是对“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认定标准稍有不同。
 
对倒目的与对敲目的类似,简单来讲五种:(对倒)建仓→(对倒)拉升→(对倒)洗盘→(对倒)出货→(对倒)反弹。
 
对倒的明显标识就是涉案账户组在多个交易日存在互为对手交易的情况,此类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量的比例会出现明显放大。
 
所谓明显放大,是指平均对倒比例(账户组对倒量/市场竞价成交量)超过10%。
 
异常交易量和对倒比例可通过交易所提供的交易数据证明。这一过程中主要问题是“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范围,后文有专题探讨,在此不赘。
 
虽然《刑法》使用“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规定洗售交易操纵,但在集中竞价交易市场,若要证券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实现交易,必须保证价格相近、方向相反。因此,约定交易与自卖自卖交易操纵之间的主要区别在于,操纵行为是单一主体还是多个合谋主体。
 
 
 
四、虚假申报操纵
 
虚假申报操纵,又称“恍骗交易操纵”,是指《刑法》第182条第一款第(四)项所列的操纵市场的手段,即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买入、卖出证券并撤销申报。
 
《证券法》第五十五条关于虚假申报操纵的表述与《刑法》规定基本一致。[12]
 
通常,证券交易所提供给社会公众的交易信息,不仅是交易完成后的成交价格,还包括投资人申报价格。目前,沪深交易所提供的免费交易信息中除成交价外,还包括买入和卖出申报各五档(俗称五档盘口),即最靠近成交价的前五个买入价格和前五个卖出价格及各价格的委托数量。交易所付费服务可提供十档信息等多种新式数据。
 
在正常证券交易中,申报价格可以反映出投资人对目标股票的态度,申报价高申报量大的,反映出市场看好,反之申报价低申报量大的,反映出市场看淡。
 
虚假申报操纵是短线操纵的常见手段,其核心特征是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申报、撤单或大额申报、撤单,诱骗其他投资者交易或者放弃交易,影响股票交易价格与交易量,并进行与申报相反的交易。
 
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大量申报+当日撤销申报+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证券交易量=虚假申报操纵。
 
所谓“频繁”,指行为人在同一交易日内,在同一证券的有效竞价范围内,按照同一买卖方向,连续、交替进行3次以上的申报和撤销申报。
 
所谓“大量”,指行为人当日申报量占同期市场申买量30%以上,且对应累计撤回申报量达到同期该证券总申报量50%以上,且证券撤回申报额在1000万以上的。
 
证券采用竞价交易交易方式的,每个交易的9:15至9:25为开盘集合竞价时间,9:30至11:30、13:00至14:57为连续竞价时间,14:57至15:00为收盘集合竞价时间。[13]
 
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和北京证券交易所接受交易参与人竞价交易申报的时间为每个交易日9:15至9:25、9:30至11:30、13:00至15:00。
 
沪深两市及北交所每个交易日9:20至9:25的开盘集合竞价阶段、14:57至15:00的收盘集合竞价阶段,三个交易所交易主机不接受撤单申报;其他接受交易申报的时间内(即9:30至11:30、13:00至14:57,两个连续竞价时间),未成交申报可以撤销。[14]
 
短线操纵相比传统操纵手段,操纵故意及价量影响的认定更加复杂。实践中,要准确区分虚假申报操纵行为和合法报撤单交易行为,着重审查判断行为人的申报目的、是否进行与申报相反的交易,并结合实际控制账户相关交易数据,分析行为人申报、撤单和反向申报行为之间的关联性、撤单频繁度、撤单申报量、撤单申报额、违法所得数额等。
 
2010年8月9日,证监会作出(2010)31号处罚决定书,对当事人沈昌宇虚假申报撤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由此拉开对虚假申报撤单的行政处罚序幕。2020年3月30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在线方式一审公开宣判全国首例“虚假申报型”操纵证券市场犯罪案件,法院认定“牛散”唐汉博等人操纵证券市场罪犯罪成立。
 
 
五、蛊惑交易操纵
 
蛊惑交易操纵,是指《刑法》第182条第一款第(五)项所列的操纵市场的手段,即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交易。
 
《证券法》第五十五条关于蛊惑交易操纵的表述与《刑法》规定基本一致。[15]两高《操纵证券解释》与《刑法》规定存在不一样表述。
 
从《操纵证券解释》看,蛊惑交易操纵包括三个要素:(1)蛊惑性。行为人利用虚假或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交易;(2)影响性。行为人实施诱导性行为影响了证券交易价格或交易量。(3)相关性。行为人在满足了上述两个条件之后,进行相关交易。“蛊惑交易操纵”须同时具备蛊惑性、影响性、相关性三要素。
 
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刑法第181条)和蛊惑交易型操纵证券市场罪是关联性较强的两个罪名。两罪有以下不同:
 
1、前罪的罪状描述为“编造并传播”,而后罪的罪状描述是“利用”。
 
从“编造并传播”表述来看,行为人必须是既有编造虚假信息的行为,又有散布、传播虚假信息的行为,当然在共同犯罪中,依照“部分行为、全部责任”的处罚原则,行为人是仅实施编造的行为,还是实施了散布、传播的行为,并不妨碍对其认定为“编造并传播”。
 
从“利用”表述来看,行为人可以是虚假或不确定的重大信息的编造者,也可以是其故意传播者或者散布者。
 
2、前罪指向的是“虚假信息”,而后罪指向的是“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
 
根据噪声交易理论(Noise Deal),[16]证券市场长期充斥着各种噪声,如果认为任何虚假信息都能影响、操纵股价,在逻辑上是不成立的。
 
蛊惑交易操纵中利用的信息必须是重大信息,因为只有利用具有价格敏感性的重大信息,才会有同时具备蛊惑性、影响性、相关性三要素的可能。
 
3、前罪不要求行为人进行证券交易。后罪要求行为人利用虚假或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做出投资决定,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交易量,以便通过期待的市场波动进行关联证券交易。
 
对于不能证明行为人有相关证券交易行为,但其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行为扰乱证券市场秩序,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以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罪追究刑事责任。
 
需要说明的两点:
 
第一,刑事司法实践不宜采用司法解释“谋取相关利益”标准。“谋取相关利益”,是指相关交易之外的其他相关利益,如,影响定向增发价格,影响股权质押价格,影响大宗交易价格,打压他人基金排名,影响公司收购价。文认为,“谋取相关利益”对“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进行了扩大解释。在滕用雄、林天山编造并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一案中,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采用了“进行相关交易”标准,而未适用“谋取相关利益”标准。
 
第二,行政执法实践同样适用“进行相关交易”标准。在胡先林等人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案[17],该案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想增持股份,但二级市场股价大幅上涨,故上市公司董事长胡先林和董事会秘书安排身份不详的人发布网贴,以便公司发布澄清公告来遏制公司股价快速上涨势头。
 
在胡先林案中,行为人编造、传播证券交易虚假信息的动机是“遏制公司股价”,但证监会查明,行为人并未同时在二级市场交易,缺少“进行相关证券交易”要件,故其违法行为更宜界定为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扰乱证券市场行为。
 
 
六、抢帽子交易操纵
 
抢帽子交易操纵,也就是利用“黑嘴”荐股操纵,是指《刑法》第182条第一款第(六)项所列的操纵市场的手段,即对证券、证券发行人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同时进行反向证券交易。[18]
 
(一)行为主体
 
本文注意到,《刑法修正案(十一)》和《证券法》已取消了对于行为主体从业身份的要求,转而强调有影响力的荐股行为与买卖牟利的联动关系。[19]
 
隐瞒利益冲突既是抢帽子交易的外在表现形式,更是其违法属性的核心特征。而信赖关系又成为认定利益冲突的前提基础。专业机构从业人员依法从事证券投资咨询服务,在荐股服务过程中与投资者形成了具有受托义务的信赖关系,因为负有避免利益冲突的信赖义务(fiduciary duty),应当如实地披露利益冲突信息,或至少不得利用信息不对称关系牟利。因此,证监会处罚案例多将抢帽子交易操纵主体限定为具有明显信赖义务的专业机构及其从业人员。
 
我国《证券法》第56条规定,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编造、传播虚假信息或者误导性信息,扰乱证券市场。尤其明确,各种传播媒介传播证券市场信息必须真实、客观,禁止误导。传播媒介及其从事证券市场信息报道的工作人员不得从事与其工作职责发生利益冲突的证券买卖。[20]
 
我国《证券法》对于各种媒介从业人员及他人员都明确了真实客观传播证券市场信息的义务,说明该类主体在某种程度上对于社会受众也承担了防范利益冲突的准信赖义务。
 
因此,抢帽子交易操纵规制主体扩展至新闻媒体从业人员,甚至有限度地扩展至其他具有类似信赖义务的荐股主体,与规制该类操纵行为的法理基础并不冲突。
 
(二)行为模式
 
建仓持仓→公开荐股→反向交易➠抢帽子交易操纵
 
理解“行为模式”注意三点:
 
1.在行为人实施的两个交易行为中,如果买卖证券的行为均发生在“公开荐股”前,或者买卖证券的行为均发生在“公开荐股”后,都不构成“抢帽子交易操纵”。
 
在叶志刚案中,[21]叶志刚提出申辩意见,其2007年4月19日买入“西飞国际”后,卖出该笔股票的时间发生在海通证券有关“西飞国际”的研究报告发布之前,该股票的收益不应认定为违法所得。证监会采纳了该意见。
 
2.关于“公开荐股”的认定。目前,“公开荐股”无明确标准。参考证监会《关于“荐股软件”规定》,“荐股”是指下列一项或多项证券投资咨询服务:
 
(1)提供涉及具体证券投资品种的投资分析意见,或者预测具体证券投资品种的价格走势;
 
(2)提供具体证券投资品种选择建议;
 
(3)提供具体证券投资品种的买卖时机建议;
 
(4)提供其他证券投资分析、预测或者建议。
 
 
“未明示股票名称”是否构成“公开荐股”?在朱炜明操纵证券市场案中,朱炜明辩称:节目播出时,已隐去股票名称和代码,仅展示K线图、描述股票特征及信息,不属于公开评价、预测、推介个股。
 
公诉人发表公诉意见:结合证据,朱炜明在电视节目中,或明示股票名称,或介绍股票标识性信息、展示K线图等,投资者可以依据上述信息确定涉案股票名称,系在电视节目中对涉案股票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推介,可以认定构成公开荐股。中国证监会《关于对朱炜明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有关问题的认定函》认定,朱炜明在《谈股论金》节目中通过明示股票名称或描述股票特征的方法,对15支股票进行公开评价和预测。法院经审理查明,朱炜明在“谈股论金”电视节目中通过详细介绍股票标识性信息、展示K线图或明示股票名称、代码等方式,对其预先买入的前述15只股票进行公开评价、预测及推介。
 
综合法检、证监会认定意见,明示股票名称或描述股票特征均构成“公开荐股”。在实践中,投资人如能够从股票标识性信息(如价格、板块、市盈率、公告等)识别出所推荐的股票,可进一步印证行为人“公开荐股”。
 
3.区分“抢帽子交易操纵”和“蛊惑交易操纵”两类信息型操纵行为。
 
一般认为,“抢帽子交易操纵”主体具有持牌身份(如证券分析师)或者具有证券市场影响力(如著名财经记者),市场投资者对其发布的信息有“信赖”因素,公开荐股信息内容是否虚假,不影响抢帽子交易操纵违法性质的认定,关键看是否符合“建仓持仓、公开荐股、反向交易”的行为模式。
 
与此不同,“蛊惑交易操纵”主体是任何单位和个人,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蛊惑投资者进行交易,从而影响证券交易价量,因而蛊惑交易操纵中需要证明涉及的信息内容具有虚假性。
 
 
七、其他方法操纵
 
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主要是前述6种,但实践中绝不止于此。《操纵证券解释》还规定了以下几种典型的操纵类型:
 
1.重大事件操纵。即通过策划、实施资产收购或者重组、投资新业务、股权转让、上市公司收购等虚假重大事项,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并进行相关交易或者谋取利益。俗称“编故事、画大饼”的操纵行为。
 
2.控制信息操纵。即通过控制发行人、上市公司信息的生成或者控制信息披露的内容、时点、节奏,误导投资者作出投资决策,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并进行相关交易或者谋取相关利益的。
 
3.跨期、现货市场操纵。即通过囤积现货,影响特定期货品种市场行情,并进行相关期货交易。文不作详细解读。
 
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法律难以一一列全。本文认为,是否属于刑法规定的“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市场罪,应当采用与刑法列举的前六种行为方式具有统一性的实质标准,而不能作任意扩张性的解释,否则可能出现“口袋罪”情况,违背罪刑法定原则。
 
需要说明的是,在牵连犯情形下,如何适用“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市场”法律条款。
 
一般认为,牵连犯是指犯罪的手段行为或结果行为,与目的行为或原因行为分别触犯其他罪名的情况。[22]对于牵连犯,一般采取择一重罪从重处罚的原,司法实践中也按这一原则处理。但刑法分则对一些实际生活中经常发生的牵连犯罪在定罪处刑上作了明确具体的规定,对这些牵连犯的处罚,应当理解为依照刑法的特别规定定罪处刑。[23]
 
目前,操纵证券市场案的司法先例认可牵连犯情形仅出现侵入型犯罪,即采用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手段,以实施操纵证券市场。
 
在(2008)沪二中刑初字第149号案中,朱耀明以贷款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判决生效之后,检察院对朱耀明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的漏罪提起公诉。朱耀明骗取的贷款都被用于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法院判决认定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成立,与贷款诈骗罪数罪并罚。
 
从朱耀明案可以发现,当出现数行为在形式上具备手段与目的、原因与结果的关系时,如果欠缺可靠的法条依据和稳妥的司法先例,特别是数行为均是重罪的情形,法院会认定为数罪而不是按牵连犯择一重处断。
 
 
  参考文献:

[1]张明楷著:《刑法学》(下),法律出版社2021年8月第6版,第1014页。
[2]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股票、公司债券、存托凭证和国务院依法认定的其他证券的发行和交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证券法》未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和其他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期货交易和衍生品交易及相关活动,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期货和衍生品法》。
 [3] “经研究,危险驾驶罪属于行政犯,如果没有特别需要扩张或者限制解释的理由,对概念性法律术语的规定应与其所依附的行政法规保持一致。”高贵君、马岩、方文军、曾琳:《〈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的理解与适用》,载《人民司法》2014年第3期。
 [4]动机可以是有大量股票期权且只有在股票上市时方能获利、持有大量股票且只有在股价上升时方能收回成本、承销商包销其承销的股票、维持已做银行借款质押的股票价格、进行要约收购、抵抗要约收购,等等。
 [5]如无特别说明,文《证券法》是指2019年12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第二次修订后《证券法》,自2020年3月1日起施行。
 [6]第五十五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影响或者意图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
 [7]这种操纵方式一般是行为人先筹足资金,并锁定目标股票,利用不同账户在市场上吸足筹码,然后连续拉抬股价,制造多头行情,以诱使投资人跟进追涨,等股价上涨到一定高度时,释放出手中所持股票,甚至融券卖空,此时交易量明显放大,价格出现剧烈震荡,行为人出清所持股票,交易量萎缩,股票价格丧失支撑旋即暴跌。
 [8]来源:中国证监会 www.csrc.gov.cn:《2016年证监稽查20大典型违法案例》。
 [9]第五十五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影响或者意图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  (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
 [10]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柳宏)〔2013〕73号
 [11]第五十五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影响或者意图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
 [12]第五十五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影响或者意图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四)不以成交为目的,频繁或者大量申报并撤销申报;
 [13]集合竞价,是指对一段时间内接受的买卖申报一次性集中撮合的竞价方式。连续竞价,是指对买卖申报逐笔连续撮合的竞价方式。
 [14]《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2020年第二次修订)、《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2021年3月修订))、《北京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试行)》
 [15]第五十五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影响或者意图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五)利用虚假或者不确定的重大信息,诱导投资者进行证券交易;
 [16]该理论认为证券市场中的信息种类纷繁复杂,不同交易者收集、分析、处理信息的能力不尽相同,使得交易者所拥有的信息不对称,使得证券价格与价值之间存在一个偏差,这个偏差就是噪声。噪声包括了一切使得证券价格与真实价值相偏离的因素,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交易者存在着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以及交易者对风险偏好不同。噪声交易理论认为,由于信息不对称和金融市场不稳定性的长期存在,噪声会长期存在,使价格可能长期偏离基础价值。
 [17]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胡先林、罗雄飞、唐均)〔2015〕28号
 [18] “抢帽子”源于早期证券交易的交易员在场内喊价时,用手势加喊叫报价,日内短线炒作的交易员频繁举手报价,就像一群人在空中争抢帽子一样,于是被形象地称为“抢帽子”。
 [19]第五十五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影响或者意图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 (六)对证券、发行人公开作出评价、预测或者投资建议,并进行反向证券交易;
 [20]《证券法》第一百九十三条 传播媒介及其从事证券市场信息报道的工作人员违反本法第五十六条第三款的规定,从事与其工作职责发生利益冲突的证券买卖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买卖证券等值以下的罚款。
 [21]《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叶志刚)》([2012]2号)
 [22]张明楷著:《刑法学》(下),法律出版社2021年8月第6版,第651页。
[23]例如,刑法分则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二款规定的金融凭证诈骗罪,使用伪造、变造的委托收款凭证、汇款凭证、银行存单等其他银行结算凭证的,以金融凭证诈骗罪定罪处罚。该条款从立法上排除了伪造、变造金融凭证罪的适用。


返回





荣誉专题
华商公益活动